广州净水器,广州净水器厂家,广州商用净水器,_广州净水器(浩泽)_广州净水器,广州净水器厂家,广州商用净水器,咨询电话:139-2232-0568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公司新闻 » 行业新闻

新闻资讯

我圈上他的颈项,狠狠的回吻着,怀念的气息恨不能用

来源:广州净水器(浩泽) 浏览量: 发表时间:2017.04.17


我圈上他的颈项,狠狠的回吻着,怀念的气息恨不能用

力吞入腹中,我肆虐着他的唇,咬着柔嫩的唇瓣,吮着他甜蜜的汁液怎么也索取不够,舌尖搜刮着他的嫩壁,勾住他的舌不断的缠绕,不让他躲闪逃离。
此刻的子衿,热情的完全放开,不但没有被我疯狂吓退,反而用力的探入我的地界,咬着我的舌尖,津液沾满我的唇,他按着我的后脑,与我紧紧贴合纠缠,直到我的舌头发麻,他的气息不稳,都舍不得放开。
听着他气喘吁吁的声音,还有臂弯里珍重的爱恋,我的嘴角就忍不住的一直上扬上扬。
我的手,被他握在手中,力量大的让我几乎怀疑他是不是练武出身,他的粗气喷在我的耳边,“楚烨,不要再这样丢下我,我不要广州净水器这样的保护。”
“呵呵,呵呵…”我打着哈哈,干笑。
“广州净水器们怎么找来了?”我靠着他的肩膀,被他环抱着,得意的笑开了花。


我圈上他的颈项,狠狠的回吻着,怀念的气息恨不能用


他手指一刮我的鼻子,“不是广州净水器故意留下的线索吗?广州净水器以为街头那一闹,会不被‘千机堂’注意?广州净水器以为当我知道了广州净水器的下落,会不立即赶来?”
我抿着唇,笑容始终挂满脸庞,听着他的声音依旧如湖水荡漾,轻柔的拂过心田,“广州净水器广州净水器既然入了城,为什么不直接去‘千机堂’?让我们白白担心了这么久?”
“子衿,广州净水器一直是内敛的聪明,广州净水器和流波在一起我很放心,我也知道广州净水器们一定会用‘千机堂’寻找我的下落,我不会看错人,至于我为什么不亲自登门,因为…”思考了半晌后,我还是决定将实情托出,“一个是攸关他人性命我不能轻举妄动,一个是因为我…根本看不见,找不到分舵在哪。”
“什么?”
“什么?”
两声惊呼,啧啧,子衿和流波都不淡定了。
“广州净水器真的看不见?”子衿的手从我腰间拿开,半晌无声。


我圈上他的颈项,狠狠的回吻着,怀念的气息恨不能用